关键性气体将耗尽 供应链完整遭破坏,俄乌冲突伤了谁的“芯”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隋 鑫 青木 柳玉鹏 甄翔 张 若】编者的话:随着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延伸至越来越广泛的领域,一些高技术产业被严重波及。由于全球微电子产业离不开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多种关键原料,以汽车产业为代表的西方经济正在蒙受损失。同时,俄国内也因半导体产业不完备,感受到了西方“禁运”带来的压力。此外,俄乌冲突也令台湾半导体产业链变得不那么稳定。

“没有俄罗斯元件,全球微电子产业将停止生产。”俄罗斯《报纸报》22日以此为题发表文章称,俄罗斯“国产数据存储系统开发商协会”执行董事奥列格·伊祖姆鲁多夫认为,全球微电子产品生产所需的一些关键原材料来自俄罗斯,如蓝宝石衬底、超纯化学品、稀土元素。离开俄罗斯部件,全球的微电子生产都无法进行。俄罗斯的人造蓝宝石产量占据全球产量的40%左右,在用于生产微电路的基板市场,俄罗斯已经占据80%的份额。因此,“相信很快将有一些人从对俄制裁的浪潮中清醒过来。”

俄罗斯CNews网站近日刊文称,俄罗斯对乌克兰展开的特别军事行动导致乌克兰氖合成工业停止运转,进而将使全球芯片的生产供应面临更大的短缺。文章称,受俄乌冲突影响,乌克兰最大的两家氖供应商——Cryoin和Ingas公司已经停产,这两家企业提供了全球54%的氖供应。

Ingas公司位于毗邻亚速海的马里乌波尔,每月产出2万立方米氖气,主要供应中国、德国、美国和韩国的公司。其中,75%的氖气专门用于微电路的生产。Cryoin公司位于敖德萨,每月氖气产量为1万至1.5万立方米。该公司业务发展总监拉丽莎·邦达连科此前向路透社表示,为确保员工的安全,该公司已在2月24日俄对乌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开始时停止生产。邦达连科表示,如果公司的生产设备在军事行动中被损害,需要资金和相当长的时间来修复,同时,该公司也可能无法完成3月1.3万立方米氖气的交付计划。

美国市场调查公司Techcet的数据显示,美国35%的钯进口来自俄罗斯。美国对乌克兰的氖进口依赖程度更高,90%的氖进口来自乌克兰。氖气主要应用于生产处理器、控制器等微电路的激光系统,随着多国科技产业升级,全球对氖的需求量极大,2021年全球对氖的消费量达到540吨。

俄罗斯CNews网站援引CFRA研究公司分析师安杰洛·齐诺的预测称,在未来几周内,由于全球氖短缺而导致的芯片生产问题可能开始显现。齐诺指出,如果到了4月份库存耗尽,而芯片制造商在世界其他地区没有来源,则将可能会对芯片供应链产生影响,并导致许多关键产品无法生产和供应。

德国《经济周刊》22日称,美国政府禁止向俄罗斯出口高科技产品,其中包括芯片、计算机以及电信和加密技术等。这也应该部分适用于在国外制造但包含美国技术的产品。俄罗斯最大的汽车制造商正在为芯片短缺做准备。矿产和惰性气体可能供应中断也令半导体行业感到担忧。

“缺乏芯片仍将是一个结构性问题。”德国汽车管理中心主任斯蒂芬·布拉策尔教授预测:“未来几年,汽车生产和汽车使用成本将上升。”“缺少零件、失去工作、能源价格上涨,德国汽车制造商大众、宝马、梅赛德斯-奔驰、奥迪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生产线停滞。”德新社23日称,这主要是因为德国汽车产业一些重要的供应商位于乌克兰,主要负责汽车线束组建。线束短缺的影响比芯片短缺的影响更快。如果芯片缺失,汽车可以完成,这些可以稍后插入,但线束短缺必须停产。德国汽车工业协会 (VdA) 表示,迄今,乌克兰是除突尼斯外能够确保欧洲汽车制造商零部件供应的最重要来源之一。因此,当2月底俄乌冲突升级后,欧洲的汽车供应链遭遇到瓶颈。

“对俄制裁将严重打击芯片和电池生产”,德国《商报》23日报道称,芯片、电动汽车电池和各种高科技产品的供应瓶颈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因为生产商依赖俄罗斯的供应。俄罗斯和乌克兰是镍、铂和钯等金属以及氖、氩、氪和氙等气体的重要供应源,这些气体对数字化和电气化工业的许多关键部件都很重要。如果芯片的原材料供应遭受打击,世界工业生产可能会变得非常艰难,尤其是汽车制造等行业。

大众汽车CEO迪斯警告称,俄乌冲突对能源、原材料价格以及重要供应链的安全造成难以计算的后果。如果欧盟对俄罗斯能源禁运,汽车制造商还将面临能源瓶颈的问题。

海外投资流出台湾,半导体承压

“俄乌冲突爆发后,国际资本正大举撤离台湾市场,规模已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水平。”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3日报道称,数据显示,在俄对乌实施特别军事行动之后的3个星期内,外资卖出的台湾股票总额高达4800亿元新台币(约合169亿美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国银行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全年外资卖出的台湾股票总额约为156亿美元。

面对当前外资大举撤离的局面,台当局刻意淡化紧张局势,意图大力纾解外资担忧。从2月底至今,台湾股市基本维持横盘,并未出现恐慌性暴跌。分析认为,有台湾当局背景的银行大举买入接盘,对市场起到了支撑作用。

但由于俄乌局势加剧台科技产业供应链紧张,台积电股价自2月底以来在台北和纽约股市下挫均在3%以上,台湾科技股指数同期下挫2%,表现逊于大盘整体走势。

有台媒注意到,外资从今年1月起一方面看好台积电股价上涨至900元新台币,却18天连续卖超,最近台积电股价卖到跌至555元新台币。巨亨网认为,外资正加快撤离台股的脚步,原因是新台币已贬至去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且俄乌冲突爆发引发投资人担忧两岸关系。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称,俄乌冲突提高两岸紧张所引发的风险溢价水平,全球投资者,尤其是来自美国和欧洲的投资者可能质疑,持有地缘政治紧张地区的资产是否应该作出调整。澳盛银行亚洲研究部门主管也称,俄乌冲突重挫投资人信心,引发全球股市投资者大量抛出股票,波及台湾市场,且外资倒货导致新台币贬值。

台湾“经济部”此前表示,台厂商已提前做好准备,拥有氖气“安全库存”,短期内供应链生产无虞。岛内公司估计,相关停产对较依赖该区域料源的美国中小型半导体厂以及欧洲影响较大,目前对大厂影响仍有限。

相关统计显示,2021年台湾与俄罗斯贸易总额为63.1亿美元,在对俄出口13.2亿美元中,电子零组件为0.3亿美元,其中以半导体约0.2亿美元为最大宗,占对俄出口总额的1.6%。台湾则从俄罗斯进口49.9亿美元,主要是金属矿、能源等。

台民进党当局已宣布参与制裁俄罗斯,管制对俄的半导体与机械等产品出口。但据了解,台积电先进制程的芯片直接出口到俄罗斯的数量相当少。半导体业者称,如果不计算卖到俄罗斯的手机或计算机等制成品内的芯片,台湾直接出口到俄的半导体应该多是不需要太先进制程的芯片,这类产品替代性较高,并不会有多大杀伤力。

西方断供,俄电子产业“芯荒”

相较于乌克兰氖气断供对全球半导体产业造成的冲击,俄罗斯电子行业面临的直接风险则更多的来自外部制裁。俄罗斯《报纸报》22日援引俄罗斯“国产数据存储系统开发商协会”执行董事奥列格·伊祖姆鲁多夫的分析称,在西方对俄电子业实施制裁的背景下,俄国内技术最“薄弱的地方”是微处理器。由于西方的制裁,俄罗斯国产的“贝加尔湖”和“厄尔布鲁士”处理器的生产面临困境。伊祖姆鲁多夫表示,俄罗斯没有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为了在国内生产微处理器,至少要建设一个工厂,需要配齐生产设备、专业人员等,这一切都非常昂贵。

福布斯俄文版网站近日刊文称,早在2013年,美国便开始限制对俄罗斯的微电子产品供应。为此,俄罗斯也积极开展相关产业的进口替代计划,加大对国内微电子产业的投资和发展。但由于技术限制和工艺复杂,许多俄罗斯公司主要负责芯片设计,芯片生产任务则转移到全球最大的制造商——台积电,主要产品为俄罗斯自主设计的处理器,计划用于代替英特尔和AMD等美国产品。此前,台积电宣布加入美国的对俄制裁计划,这将导致俄罗斯的微电子产业遭受冲击,俄罗斯在IT领域的进口替代计划也将难以继续实施。

俄罗斯“专家”网3月21日报道称,俄罗斯联邦政府主持召开的会议强调,西方对俄制裁表明,没有自主独立的芯片制造业,就无法保证国家安全。会议要求,俄关键领域芯片产品要实现在本土生产。未来俄罗斯企业要跻身世界前五大微电子制造商行列。

俄高等经济大学专家安德烈·苏兹达利采夫称:“在西方实施制裁之前,我们一直通过中间商采购芯片。目前西方对俄罗斯进口电子元件基地和生产设备实施制裁给俄造成困难,影响电子产业的运转”。

打造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成就专业的行业品牌,提供有价值的行业服务。

首页    行业新闻    关键性气体将耗尽 供应链完整遭破坏,俄乌冲突伤了谁的“芯”
创建时间:2022-03-25 14:00
浏览量:0